读小说吧 > 血税 > 第十六章 死亡骑士再临
    “马,给我一匹马!”

    格里菲斯的心弦都被瞬间收紧,向身边的暴风中队大喊道。

    骑兵们匆匆牵来战马。黑暗中一名步履蹒跚的女子向骑兵们靠了过来。她穿着漂亮的晚礼服,像是宴会上的宾客。她的步履蹒跚,似乎喝醉了酒。

    这样的大晚上让女士一个人走夜路也非常不妥,心中忧虑的格里菲斯对身边的人挥挥手:

    “帕休,去看看这位小姐,护送她回家。”

    “遵命,长官,”帕休大步走向这个姑娘,“小姐,请让我来帮助你。”

    姑娘停住了脚步,似乎在观察士兵的动作。帕休以为自己吓到了她,用更温柔的语气又说了一遍。

    姑娘没有回答也没有拒绝。寂静无声的不安在所有人的心头滋生。

    姑娘无言地走出墙边的阴影,抬起头来,惨白的脸庞上下巴和脖颈都被咬掉了一半,双眼翻白,张开的嘴里还残留着血肉的残丝。

    “战斗准备!”诺娜大叫起来。

    她的声音被格里菲斯更响亮的大吼盖了过去:

    “吹集合号!”

    死去的姑娘突然暴起,猛地扑了过来。帕休仓促间举起盾牌挡住正面。但是手臂上传来重重的一震,盾牌都险些脱手,直接被一个死去的女人扑倒在地。

    “活尸!”吉尔·德·艾斯怒喊一声,拔剑冲来想要拯救同伴。黑暗中突然又窜出一个身影,向着马背上的他跳扑过去。

    “不要被它咬到!”格里菲斯策马赶到帕休身边,挥动含光一剑斩落正要撕咬帕休的活尸头颅。

    德赛闪电般的举起骑枪,将艾斯身上的那一头钉在地上。但是活尸被穿胸而过,还在继续张牙舞爪,努力想要从面前的活人身上撕扯下来两块血肉。

    “结阵!”格里菲斯大喊道,“军号呢?军号示警!”

    中队的号手被从未见过的怪物吓得愣住了,但是他立刻醒悟过来,用尽全力全力吹响。那头被德赛钉在地上的活尸突然剧烈抽搐,全身像是气球一样浮肿起来。

    “散开!”诺娜惊呼道。

    她的话音刚落,一阵爆鸣让所有人的耳朵嗡的一声巨响。冲击波和爆炸在骑兵身边炸开,正在整队的甲骑兵和龙骑兵稀里哗啦倒了一片。

    飞溅的酸液溅落在骑兵们的护甲和战马上,发出让人胆寒腐蚀声响和白烟,队伍顿时乱成一团,受了惊吓的战马甩下骑手,悲鸣着到处乱撞。

    怪异而密集的脚步声从四面八方响起。宽阔的广场上,一群群扭曲而肿胀的人正翻滚着向各处戒备的骑兵和米兰提斯小姐的车驾滚去。

    广场尽头东南角更是出现了一队迅捷而狰狞的怪影。大群大脑外露,利爪闪烁绿光,没有皮肤的食尸鬼簇拥着肿胀的腐肉堆积而成的缝合怪蜂拥而来。

    成群的黑影钻出广场的下水道,突然从四面八方扑向人群。在这些黑影之中还有肿胀的浑身喷溅酸液的酸液怪。它们一头扑进人群,

    “迎战!”

    嘹亮的军号响彻夜空。好些敖德萨的士兵和拜耶兰的卫队也被部署在广场上,一看到怪物的出现就展开队形。各处的军官纷纷反应过来,发出威猛的战吼和指令,分散夏宫广场上巡逻的骑兵卫队迅速从各个方向向扑来的怪物动起手来。

    格里菲斯抓过德赛递来的血棘,对刚刚从马背上落下来的诺娜说道:“全体下马,守住这里的入口!”

    怕大家没听懂,格里菲斯用震动天地的大吼重复了一边:

    “下马步战,立刻,马上!”

    今天带来执勤的是暴风中队的甲骑兵小队和两个龙骑兵小队,轻骑兵在里恩的指挥下留在了营地里。听到命令,被突然袭击打的措手不及的帕休和艾斯他们立刻放弃了爬上战马的打算,德赛也跳下马鞍,扔了骑枪。他们抓住惊马的缰绳,彼此协助取下骑兵盾和投枪。

    暴风中队一转眼成了坚定的步兵。他们肩并肩,举起盾牌如墙而立,顶住扑来的怪物和四溅的酸液半步不退。随着一声令下,他们抽剑挥出,寒光所至,掀起一片腐烂的断肢。

    广场上的其他地方发出了此起彼伏的爆鸣声,夹杂着酸液泼溅腐蚀的沙沙作响和此起彼伏的惨叫。

    让人毛骨悚然的惨叫声中,炸裂的酸液腐蚀血肉,被溅射到的路人转眼间就被腐蚀成一堆白骨。

    骑兵们在到处乱窜,现场乱成一团。

    这里部署的都是最忠诚可靠的精锐,不乏非凡者和老练的军官。但是从未见过的怪物和袭击惊吓了马匹,一时间连集合都做不到。

    广场边的道路上发出一阵惊叫声。沿着夏宫前的四车白石大道离开的米兰提斯小姐的车驾像是被潮水冲刷一样。一大群灰褐色的怪物不知道从哪里涌了出来,径直撞上她的卫队。

    “嘭——嘭——嘭!”

    空气中响起一连串的爆裂声,护卫的骑兵转眼间灰飞烟灭。剩下的怪物如惊涛拍岸,直接撞翻了她的马车,推着在地上翻滚。

    “诺娜,守住这里,我去去就来!”格里菲斯看到暴风中队已经结成队形,一把扯掉血棘的封印绳。

    时间,最关键的是时间。哪怕来再多的活尸,哪怕来了死亡骑士也不可能实质威胁到夏宫里的强者,何况各路近卫都是精兵,度过眼前的混乱以后会立刻恢复组织度。

    今晚的袭击意义是什么?是狄安娜·德·米兰提斯?

    格里菲斯纵马持枪,向着被尸群推着翻滚的马车冲了过去。

    ……

    米兰提斯公爵小姐快把胆汁都吐出来了。她的马车像是掉进激流的南瓜一样滚个不停,不断飞出零件和碎片,身边的侍女和卫士不是晕了过去就是摔出车外。

    翻滚终于停了下来,分不清东南西北的公爵小姐跌跌撞撞的爬起身,握紧魔杖推开车门想要逃出来。

    她没爬几步就是一个趔趄,有什么东西抓住了她的裙摆正在往后面拖。回头看去,只见枯朽腐烂的脑袋一个个挤在另一边车窗外,伸出腐烂的只有白骨和破布的手拉扯她的裙角。

    米兰提斯小姐只觉得大脑嗡的一声响。从未见过的怪物让她的理智蒸发了一大块,差点呕吐起来。

    她捂着绞痛的胸口,强忍恶心,举起魔杖:

    “冰霜构型16,塑形,水平圆环;聚能,释放。”

    吟唱魔咒的同时她还旋转了自己的发饰,预制的灵能迸发出来,为她的魔咒增幅。

    一个晶莹的冰环立刻在她的身边形成,冰凌和疾风不断增长扩散,转眼间形成呼啸之势炸裂横扫。冰霜呈环状向外冲击,发出轰鸣巨响,炸开漫天的冰雾、碎屑和白气,将马车和外面蜂拥而来的活尸一起击倒。

    公爵小姐拍拍裙子和满身碎片。一股怪怪的味道流进的嘴里,带来陌生的苦味。她摸了摸额头,发现鲜血已经流了半张脸。

    冰环冲击飞溅起来的碎片和雾气还未消散。她便听到了阵阵沉重的马蹄声向自己靠近。

    “我在这里!”公爵小姐高喊一声,便要向马蹄声传来的方向跑去。

    朦胧中传来阵阵脚步声,有几个受伤的士兵来到了她的身边。不等大家喘口气,一阵希律律的嘶鸣声直摄心魄。

    碎冰和雾气笼罩的视野中出现了黑色的骑士和大的惊人马影,不急不徐地逼近过来。

    刚刚集合过来的士兵顿时发出一声非人的惨叫,丢掉武器跑得没了踪影。

    米兰提斯小姐全身都战栗起来。她不知怎么的挪不动脚步,用全部的希望祈求黑影中的骑士是附近的近卫,但是全身的毛发都像是遇见毒蛇的青蛙一般绝望的竖了起来。每一分预感都在惊呼,提醒她绝望将至。

    她看清了骑士的面容。

    黑色的铁盔下是腐烂的脸骨,鼻梁和牙齿上没有皮肤,本应是眼球的地方只剩碧绿的幽火。握持缰绳的手甲下面是死灰色的骨头和腐肉。胯下的坐骑脖颈也被撕咬掉了一大块血肉,露出胸前的累累白骨。

    死亡,死亡骑士?公爵小姐想要呼救,但是声音卡在喉咙里,战栗的银牙间只有惊恐的呜咽。她听过故事里的亡灵生物,读书的时候还在课上睡着时梦见过模糊的怪物,梦见自己用冰环横扫这些烂骨头。

    米兰提斯小姐吓得魂飞魄散。她直面骸骨军马上的怪物,魔咒、饰品、逃跑都忘得一干二净,只是觉得自己很幼稚,竟然觉得自己可以对抗如此恐怖的怪物。

    “你觉得自己可以挑战我?”

    亡灵骑士发出直击心灵的回响。它没有声带,不能说话,但是眼骨中的幽火已经将恐惧渗入了女孩的大脑,直接挖掘出混乱的记忆。

    它抬手一指,介于火焰和液体中的绿火便要喷涌而出。

    黑暗中突然传来急促的马蹄,一人一骑从斜刺里直插过来。

    骑士骑一匹红马,手握寒光浸润的淡紫长枪,如风一般拦住亡灵骑士的去路,举枪刺来。

    “蛆虫!”

    亡灵大吼道,将手中的幽火指向骑士。骑士的身边也迸发出惊人的血光,如利刃般横扫过来。

    双方各自被对方的恐惧击中,在惊慌的公爵小姐面前一起转了个身向相反的方向逃去。但是,来援的骑士恢复的更快,一转眼从恐惧中挣脱,飞驰回来往她的腰间一揽。

    米兰提斯小姐只觉得自己飞了起来。接着便被按在马鞍上狂奔。狂风在她的耳边呼啸。

    “你是谁!”她惊呼道,挣扎着想要坐起来,“你要带我去那里?!”

    “我是格里菲斯!”骑士低吼一声,“我们回夏宫那里。”

    “啊,死亡骑士先生,太好了。”错乱中的公爵小姐顿时松了一口气,紧紧抓住他的衣甲躲进怀里。

    “不不不,我不是,”格里菲斯头也不回的逃进友军的护卫中,回头一指正被翻涌的尸群簇拥的怪物,“那家伙才是正牌的。”